欧阳修与丰乐亭

发布日期:2019-01-17 浏览次数:269

  来到滁州,来到琅琊山,人们就会想起北宋大文豪欧阳修所写的千古名文《醉翁亭记》,想要去醉翁亭瞻仰醉翁遗风。然而,对于与“天下第一亭”醉翁亭隔山相望的丰乐亭,很多人却往往忽略了。其实就其渊源,欧阳修与丰乐亭的关系更为紧密。


  北宋庆历五年(公元1045年)欧阳修因庆历新政牵连被朝廷守旧派陷害,由河北都转运按察使谪贬为滁州知州。这次贬谪是欧阳修政治、思想和生活上的一次重大打击。从欧阳修赴任滁州途中所作诗《自河北贬滁州初入汴河闻雁》“野岸柳黄霜正白,五更惊破客愁眠”一句可见其凄凉心境。但是欧阳修并非酸腐文人,他到滁后,励精图治、宽简以仁、与民同乐,展现了他作为成熟的政治家的一面。《丰乐亭记》里记载欧阳修“与滁人往游其间”、“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,俯而听泉”,体现了他儒家“民贵”思想,全文末尾“夫宣上恩德,以与民共乐,刺史之事也”则直白地道出了欧阳修的政治思想——“与民同乐”。《丰乐亭记》不仅是欧阳修个人思想的抒发,更是他为官一方的所得所悟,是他对民丰安乐的赞美和向往。《丰乐亭记》由此闻名天下,丰乐亭因之而名扬。


  那么,《丰乐亭记》所记的丰乐亭,又是怎么修建发展起来的呢?与山僧智仙所建的醉翁亭不同,丰乐亭从选址到建成都是欧阳修自己所为。《丰乐亭记》中明确记载了欧阳修因“饮滁水而甘”,而寻泉水所在地,又因泉眼所处地“其上则丰山,耸然而特立;下则幽谷,窈然而深藏;中有清泉,滃然而仰出”而爱其景色,所以“疏泉凿石,辟地以为亭”,并取“岁物丰成”、“与民同乐”之意,将此亭命名“丰乐亭”。欧阳修喜爱丰乐亭,在亭修好的当年(庆历六年)冬天就把在滁东菱溪村发现的“菱溪石”,“以三牛曳置幽谷”,为丰乐亭添一景(后又被移至醉翁亭),并亲作《菱溪石记》以记之;随后又写信给他的好友韩琦,分享建亭的喜悦。韩琦则特增送芍药十株,欧阳修得之“亦植于其侧”。到了亭建好后的第二年(庆历七年)春,又命幕僚谢判官在丰乐亭周围造地开田种植各种花卉,要求“浅深红白宜相间,先后仍须次第栽;我欲四时携酒去,莫教一日不花开(《谢判官幽谷种花》)”,而欧阳修自己也常亲自在此种植花木,从其《忆滁州幽谷》诗“当日辛勤皆手植,当今开落任春风”可以想象当年情景;同年(庆历七年)秋天,欧阳修在丰乐亭东修建了醒心亭,请曾巩作《醒心亭记》以记之。丰乐亭就这样在欧阳修的直接关爱下,修建起来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景点越来越多,景色越来越美,滁人也多了一处“往游其间”的胜地。


  随着欧阳修对丰乐亭的关注和喜爱,丰乐亭也在不断地丰富、扩大,而欧阳修本人也喜欢来此。因为相较需要“山行六七里”的醉翁亭,出州城不过“百步之远”的丰乐亭更为方便。所以,开会议事、宴请宾客、以文会友、与民同乐大都在丰乐亭,欧阳修也在丰乐亭留下了大量的诗文,如《幽谷泉》、《丰乐亭游春三首》、《书王元之画像侧》、《四月九日幽谷见绯桃盛开》、《丰乐亭小饮》等,都是欧阳修在丰乐亭有感而发的诗作,丰乐亭给贬谪滁州的欧阳修带来了一抹明媚的光亮。庆历八年(公元1048年)闰正月欧阳修徙任扬州知州,虽然在滁州只有两年零四个月的时间,但欧阳修给滁州带来了《醉翁亭记》、《丰乐亭记》等千古名文,滁州山水因之而名扬天下;而滁州,特别是丰乐亭也抚慰了欧阳修受挫的心灵,欧阳修在丰乐亭所见、所闻、所感,为他政治思想的成熟提供了养料,让欧阳修“醒”了过来,抛开愤懑不平,修城墙、祁丰年、广播种、修习射,与民同乐的思想在滁州实践开来。


  贬谪滁州对欧阳修是一次磨难,但滁州施政却是欧阳修成长的一次蜕变。离开滁州后,欧阳修常常怀念滁州,丰乐亭则是其中的代表,如《答谢判官独游幽谷见寄》、《忆滁州幽谷》、《送谢中舍》、《思二亭送谢寺丞归滁阳》等,都是欧阳修在别滁后的不同时期所作回忆滁州、回忆丰乐亭的诗歌。


  丰乐亭因欧阳修而名声广播,在欧阳修之后,随着历代文人墨客前来瞻仰欧公遗迹,丰乐亭也不断地扩大,先后有亭、寺、台、祠、庙等20余处景点陆续开发修建,但大多毁于战乱兵燹。直到1987年丰乐亭景区被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丰乐亭及其周边景点才开始逐步恢复。时光荏苒,2014年10月,重新整治修缮的丰乐亭景区正式对外开放,丰乐亭中“往游其间”的滁人和四海宾客络绎不绝,不知当今的游人们是否会想起千年前,有一位叫欧阳修的被贬太守曾在此与民同乐,往游其间呢。